搜狐网站
  • 罗斯伯格闯荡车坛10年终成王
  • 特评:冠军实至名归 不想再次疯狂
  • 从朋友到仇敌 与小汉针锋相对
  • 引发思考:车与车手谁更重要?
  • 互动-您如何评价罗斯伯格退役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20年前那个征战卡丁车赛事的少年,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辗转,最终离开地就像闯入人们视野一般突然。他在21岁开启F1生涯,31岁突然退役,他是将门之子,是新科世界冠军,是突然退役的话题人物,他,是罗斯伯格。


  在一众F1车手当中,罗斯伯格是非常另类的一个,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绰号——公主。从面相上,这位面带羞涩的少年的确看起来不像是“吃这碗饭的”,但是谁叫他生来就不平凡呢?


  罗斯博格生于威斯巴登,他的父亲是1982年F1世界冠军芬兰人科科-罗斯博格,身体里就流着赛车血液的罗斯伯格,从青少年期开始就与家人定居在摩纳哥,复杂的家庭背景与居住条件,让罗斯伯格可以熟练掌握德语、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等多国语言,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标配的富家公子哥儿。


  1996年,11岁的罗斯伯格开始参加卡丁车赛并成为法国蓝色海岸地区的迷你卡丁车赛冠军,正式踏上了赛车生涯。1997年和1998年,罗斯伯格分别获得法国和北美卡丁车锦标赛冠军。1999年,罗斯伯格在欧洲青少年卡丁车锦标赛中名列第四位。2000年,罗斯伯格在欧洲卡丁车锦标赛A组中获得亚军,转年又获得了世界卡丁车锦标赛超级A组的冠军。2002年,他获得2002年德国宝马方程式冠军,这是他职业生涯的里程碑。2003年至2004年,他获得欧洲F3锦标赛的四场胜利,并在2004赛季排名年度第4名。


  2005年,20岁的罗斯伯格获得了改变他命运的机会,他加入ART车队参加GP2赛事,整个赛季中他与海基-科瓦雷南进行了激烈竞争,最终赢得了冠军头衔,同时他也成为了威廉姆斯车队的测试车手。


  2006年,罗斯博格成为威廉姆斯车队正式车手,与马克-韦伯成为了队友。在不同时期,罗斯伯格分别以德国车手或芬兰车手的身份参加比赛,但是在F1以及其他FIA世界锦标赛中,车手按照护照确定国籍,因此他在F1中的国籍为德国。罗斯伯格F1生涯的第一场比赛是2006年的巴林站,当时他以第七名完赛并且取得了积分,而且刷新了赛道最快圈速。当年三月份的马来西亚站,他排位赛获得第三位,正赛由于引擎故障仅跑了七圈就遗憾退赛。赛季下半程他并不顺利,七场比赛中四次退赛,完赛的三场也都没有拿到积分,全年他共拿到四分,仅比队友韦伯少三分,排名车手榜的第17位。


  2007年,罗斯博格搭档新队友亚利山德罗-沃尔兹继续征战,整个赛季他七次获得积分,在意大利和比利时获得第六名,11月在巴西站拿下第四名,取得职业生涯的最好成绩,全年拿下20分,排名车手第9位……【详细


  当133天之前罗斯伯格与梅赛德斯车队完成两年续约时,没人会想到尼科会在12月2日突然宣布结束自己的F1职业生涯,毕竟那时候在车手积分榜上梅赛德斯车队的“内部竞争”还处在白热化阶段。不过11月27日在阿布扎比的收官战,罗斯伯格顶住压力成就车手年度冠军梦,让“年仅”31岁的尼科-罗斯伯格决定离开。


  在众多有过F1征战经历的车手中,姓氏以R字开头的共有56位,但最终夺得车手年度总冠军头衔的只有四位,罗斯伯格父子、莱科宁和活跃于上世纪60年代的奥地利人林特。罗斯伯格虽然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二位夺得过F2/F3000/GP2总冠军的F1世界冠军,但界内对尼科的评价与率先达此目标、也是本赛季和其展开最激烈竞争的汉密尔顿完全不同。当汉密尔顿以极其富有攻击性的驾驶风格立足于F1车坛时,罗斯伯格被贴上的却是“优雅”这个标签。


  对于资深车迷来说,稍作回忆便可以想起2006年驾驶着威廉姆斯FW28的“小罗”青涩的面庞,那时候人们更愿意从颜值的角度去看他,将他和“小李子”迪卡普里奥去做连接。不过2010年转投梅赛德斯车队改变了尼科-罗斯伯格的F1生涯,尤其是引擎从V8改为V6之后,梅奔成了围场内的“独孤求败”,至于车手间的争夺也变为了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的“二人转”。


  有人说罗斯伯格退役是因为队内内讧所致,但反过来想如果尼科今年无法圆梦,拿一个车手年度三连亚,相信2017年F1赛车里还会有他的身影,即使他和汉密尔顿在2016赛季闹得有多不愉快。在2014和2015赛季连续两年被队友也是之前的好友汉密尔顿强压一头后,罗斯伯格对冠军的渴望在2016赛季达到极致。但即使如此,他过于“优雅”的个性仍让他在与汉密尔顿竞争过程中处在一个劣势的位置。


  作为车二代,从小就接触赛车的尼科给外界更多的印象是性格温格、彬彬有礼,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进取心。2015赛季再次输给汉密尔顿后,他曾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里整整两天,想得就是如何在自己的F1职业生涯有所突破,即使付出一切也要完成梦想。虽然最终的冠军悬念是在赛季最后一战揭晓,但回顾整个赛季,尼科2016的这个冠军头衔是当之无愧的……【详细


  “可能我应当保守这个秘密,但我感觉,在我的心中有一条明确的信念。”在阿布扎比,汉密尔顿击败了罗斯伯格,但是后者却成为了年度总冠军,“我怎么表现?即便他被贴上世界冠军的标签,在我心里也不代表什么。”


  虽然是队友,但是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也是当今F1赛场上的最大一对对手,就像当年的曼塞尔和劳达、劳达和亨特,以及普罗斯特和塞纳。现在已经很难回忆起他们俩曾经一起骑车、踢球、打网球和电子游戏,甚至是分享冰淇淋的样子了,当他们首次展开竞争的时候,他们互相讨论的是能够最终成为F1的队友是一件多么酷炫的事。但是现在,两个人就如同陌路。


  “他们以前甚至还一起吃披萨,一次总是吃两个,”前F1车手罗伯特-库比卡回忆道。波兰车手库比卡在加盟F1之前与两人一同参加过比赛。两人以前参加卡丁车时期的老板迪诺-基耶萨说:“很多次我都被前台的电话吵醒,他们的房间里总是出事,要么是太吵,要么是打破了什么东西。他们好像从来不睡觉,所以第二天早晨他们总是感觉非常疲惫。两个人都非常喜欢冰淇淋,特别是香草口味的。晚上,他们总是想吃冰淇淋,所以我得到处找冰淇淋以便让他们开心。他们就像孩子一样。”


  他们似乎不可能成为朋友,罗斯伯格是家中的独子,出生在德国,在摩纳哥长大。汉密尔顿出生在英国斯蒂文奇的公租房内。“在那些日子,汉密尔顿更喜欢玩,也更喜欢争斗。他的速度更快。罗斯伯格则有自己严肃的一面,有一次他告诉了我关于物理和数学的一切。现在他能够说五种语言并读商业报纸,汉密尔顿则不行。”基耶萨如此形容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的关系。


  汉密尔顿的好斗是有目共睹的,实际上,在F3比赛和刚刚进入F1的时候,他们仍然是要好的朋友。2013年当汉密尔顿加盟梅赛德斯与罗斯伯格搭档的时候,他们感到非常满意。但是在2014年的摩纳哥站,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汉密尔顿试图冲击杆位,而罗斯伯格似乎故意挡在了汉密尔顿的路上。2014年晚些时候的比利时斯帕站,两台梅赛德斯赛车相撞。随后梅赛德斯车队认为罗斯伯格应对此负责。这似乎对他的整个赛季产生了负面影响,尽管罗斯伯格最终拿到了那个赛季的车手亚军。


  2015年,两人的关系已经完全破裂。在上海站,罗斯伯格指责汉密尔顿毁了自己的比赛;在奥斯汀,汉密尔顿赢得了自己的第三个世界冠军,但他故意在第一弯将罗斯伯格逼出了赛道,随后引发了著名的“扔帽子”事件。颁奖仪式前在车手休息室里,汉密尔顿兴高采烈,罗斯博格一脸难看。这对队友以往在休息室内是几乎没有交流的。但是这次,罕见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汉密尔顿拿起帽子,扔给罗斯博格,罗斯博格捡起帽子很不愉快的扔了回去。颁奖仪式上,罗斯博格依然脸色极为难看,他甚至没有喷香槟。可以感觉到,罗斯博格在极力压制内心的愤怒,避免爆发。


  2016年的奥地利站,充满了争议和戏剧性,梅赛德斯再次展现出强大实力,但是原本稳拿的冠亚军却在比赛最后一圈因为内斗而告吹,这次撞车以及梅赛德斯车队的策略又一次引发了关于“阴谋论”讨论。比赛起跑阶段非常顺利,汉密尔顿牢牢守住领先位置,从第7位起跑的罗斯伯格也不断超车,第11圈进站换胎前已升至第3位。虽然都是用极软胎起跑,汉密尔顿的策略安排看起来与队友不同,他直到第22圈才进站。由于极软胎性能下降,汉密尔顿这11圈的速度远不如换上新软胎的罗斯伯格,被队友追近,他进站时更换左后轮胎又遇到些麻烦,停了4.3秒,出站后罗斯伯格已在他前面。这难免让很多人猜测梅赛德斯想让罗斯伯格获胜……【详细


  当罗斯伯格夺冠后突然宣布结束自己的F1车手生涯时,网购彩票:我们同样不会忘记马萨在巴西站中途退赛时当着车迷们的面抹眼泪的动情一幕。2017年的F1车坛,我们将不会再见到他们坐在赛车里、在赛道上飞驰的熟悉场景,当然还包括人老心不老的英国老将巴顿。当F1规则再次改变时,这也是新时代的开始,而故人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


  与马萨和巴顿早早确定结束自己的F1生涯不同,罗斯伯格的退役决定是很突然的,他也因此成为继1993年的阿兰-普罗斯特之后又一位以年度总冠军身份直接结束F1生涯的车手。正因如此,梅赛德斯的车队董事尼基-劳达对此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尼科今年才跟我们签了一份两年合约,合约最基本的规定就是不能离队,但他现在却告诉我们如果没能成为世界冠军才会继续,如果他能够提前有所暗示,我们也能有个B计划来应对,现在真得是让我们完全的措手不及。”


  罗斯伯格离开后所留下的空缺已经让许多人成为“猜想”的对象。维尔莱茵、奥康、博塔斯、胡肯伯格和小塞恩斯……,当然还有人们希望看到的阿隆索,可以肯定的是梅赛德斯已经错过了谈判的最好时机,他们现在只能去别队“挖角”,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2017赛季将是23年来首次无车手年度卫冕冠军出战的一个赛季。


  或多或少会受到罗斯伯格退役影响的汉密尔顿给出的意见很直白:“我从来都不需要靠队友来推动我,队友越强,我在他前面完赛的感觉就更好。不管是谁,我都会和他竞争,我来这里就是来比赛的。只要我们得到公平对待,谁是我的队友无所谓。”有国外媒体列出选项让车迷投票哪个才是决定成为汉密尔顿队友最重要的因素。选项包括国籍(德国)、帮助梅奔赢得车队冠军、可以让车队内部和谐、价格(低价),结果选择帮车队赢得年度冠军占了其中的53%,另有35%则是选了“队内和谐”。


  实际上近几个赛季F1之所以被车迷们认为无聊就在于规则改变后车手在竞赛过程中的影响力在减少,纵使莱科宁和阿隆索被认为是天赋很高的车手,但由于赛车自身问题他们依然在车手积分榜上缺乏竞争力。这的确会让人陷入一种迷思,F1赛事究竟是人重要还是车重要,当红牛和梅赛德斯近年来对杆位和分站冠军,乃至车手、年度总冠军的统治几乎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时,我们是否该意识到车手和赛车对成绩影响的比重也到了该变革的时候……【详细


分享到: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网购彩票 全部博文